發新話題
打印

低維度之牙

低維度之牙

低維度之牙


輪回


屈原去,龍垂淚。


龍降水,洗原罪。


龍舟聚,聲如雷。


雷之錘,驅傀儡。


端午節君子祝球友們節日快樂。


        端午節是個難讓我愉悅的時節,其一雨水多,影響生活,我沒行山已二個月;其二是學生升學試,請假多又長,少則二三周,長的一二個月。其三生病的人多了,請假更突然。我呢?牙痛沒處理好,咳卻來了。起症仍是內熱外受寒,但咳加重的比以往快的多,而且甩尾慢,今次我已看了二次公醫。可能是天氣反復,病毒多變的原因導致吧。
        至於牙痛更不好辦,只牙新年赤痛時在江門二百多元補了,半年不到就復發。在香港睇牙只有私家牙醫選擇,收費昂貴,加上求診者眾,約期一般要一個月後,而且在預約時間應診時掛號後,尚要等多一小時以上,諗起怕怕。牙痛慘過大病,拖延不了幾天我最終要睇。牙醫說發炎嚴重,要殺神經,半小時左右盛惠一千。之後預案是杜牙根6千做瓷牙3千合計九千,俾錢還要俾時間,整個療程要約四五次期,好煩的。

牙改


香港高消費,


牙醫更昂貴。


排期再等待,


何時會變改?


        說貴嗎?在香港絕對不算,我的朋友去別的店做萬幾元,另外我是舊客有九折。牙肯定要醫,在不在香港醫呢?我盤算了幾天。很奇怪,我前二年種三只牙幾萬元我毫不遲疑選擇香港做了,那時只求省時省心。然而時而勢易,深圳牙醫院如雨後春筍,廣告無所不在,主打專業,價廉(平的二三折,好誇張)。牙沒痛前我還拍巴士上的廣告問侄子:“這是你工作的診所嗎?香港風頭好勁。”他說:“甘誇張,唔怪得近期特別多港人來睇。”
        當然我最大的考量是自已實況:一是教球沒之前緊張,每周基本有一二個大半天可以去深圳;二是侄子在深圳做牙醫;三是杜牙瓷牙技術含量不太高,我十幾年前在內地做的現在仍正常。四是人窮志短,省得就省。
        移民潮下,香港牙醫更為緊缺,基層怨言沸騰,新聞屨有報導。政府的改革如弓在弦,結果如何,要拭目以待。朋友說香港牙醫走的是精英制,這個我認同。學牙科的二才兼備:有才識的尖子生和家中有財(學費六年約三百萬,牙醫收費貴是有道理的)。
        若從另一方度看,是排外制,因為牙科學仕畢業後可直接行醫唯獨港大一家,所以就算港大擴招到90學位依然供不應求。如外來牙科學仕或碩士甚至博士想獲得香港牙醫資格的,都必須通過考試後再實習一年。牙醫許可試的目的似是阻止外來競爭者多於提升牙醫水平。因為許可試門檻極高,限量,限時,限次:考試分三部分,每部份考試費5810元,考試一年二次,每次最多72個名額;三部分考試須四年內通過,過時須全部重考;另外每一部分只有五次報考機會;還有一樣特殊的是非港大學仕晉升的牙科專科碩士,博士畢業後不獲豁免牙科試,要做牙醫必須參加公開試,所以外來人在港大讀碩士,博士,讀完後不一定有資格在港行醫,他們因此或被迫回去就業;許可試低通過率的是百分十左右,導致每年通過許可試的人數只有十到三十人,難以滿足社會的需求。
強人
凡事有計劃,
做人更充實。
強健好體魄,
生活有品質。

TOP

發新話題